自定内容

 

顶部菜单
当前位置
中国工合收藏文化研究会孙洪琦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5-03-11 19:55:0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“记忆中的《收藏》:孙洪琦---子承父业练就火眼金睛”
   就在北京电视台《收藏》节目开播首播,虽然只是周播,可一播就火了起来。为什么?一是现如今咱北京的民间收藏队伍越来越大,有人统计过,不下70万人;二是这个栏目有一个强大的鉴定家团队,无论你拿出什么年代的物件,这些鉴定大家都会在演播室摄像机前立马给你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让你心服口服。今个儿,咱就给您念叨念叨他们当中的一位,那就是著名的古陶瓷鉴定家、北京孙瀛洲古陶瓷研究工作室总顾问孙洪琦先生。

 

从4月28日《收藏》开播到现在,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,孙先生就先后出镜6次,还参加了好几次鉴宝会,深受藏友的追捧。采访孙洪琦先生还真费劲,他不给你一段完整的时间,全靠零敲碎打。头一趟采访是在《收藏》位于玉泉路的演播室,那天正赶上孙洪琦录像,约定的时间是下午4点,记者不到3点就赶到了,可刚上了二楼,就看见10多位拿着大包小包的藏友在等着孙先生“掌眼”呐。孙先生趁着录像的间隙把一个个物件都过了眼。一边给藏友看东西,孙先生一个劲儿的给记者道歉。因为孙先生实在太忙,只好约定第二天一早到孙先生家中采访。第二天一大早,记者刚一踏进孙先生的客厅,嘿,又有3位藏友拿着坛坛罐罐让孙先生鉴定呢。孙先生一边看物件一边接受记者的采访。这第三趟是周六,孙先生要带他的徒弟--北京电视台节目主持人陈啸(笑笑)等一干人马去潘家园“实战演习”,记者也跟随着一同前往。三趟采访下来,收获颇丰,把孙先生的故事弄得八九不离十。


耳濡目染 从小就是个有心人


孙洪琦先生今年63岁,出身名门。他的父亲就是已故故宫博物院当代古陶瓷鉴定家孙瀛洲先生。提起孙瀛洲,在文物界和收藏界里是无人不晓,大名鼎鼎。谈起父亲孙瀛洲先生,孙洪琦感慨万千:1906年,父亲13岁时离开老家河北冀州来北京谋生,先是在同春永等古玩铺学徒,因聪明好学,在学徒期间就奠定了扎实的文物鉴定基础。1923年,他在北京东四牌楼开办了敦华斋古玩铺,由于经营有方,鉴定文物眼力好而收藏大量珍贵文物,成为闻名海内外的文物鉴定家和经营者。后来,他将经营方向集中在中国古陶瓷上,从晋唐名瓷、宋代五大名窑瓷器到明、清官窑瓷器,无不涉猎。1956年,孙瀛洲先生受聘到故宫博物院从事古陶瓷研究、鉴定工作,就在同一年,他携全家将自己呕心沥血,多年收藏的3000余件文物捐献给了故宫博物院。受到了中央人民政府的奖励,并当选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。其中,明成化斗彩三秋杯等100多件文物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,件件价值连城。


在故宫博物院工作期间,孙瀛洲先生凭借自己丰富的文物鉴定经验,对故宫所藏陶瓷进行了重新鉴定,他还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文物鉴定专家,像当今古陶瓷鉴定“泰斗”、80多岁的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耿宝昌以及汪庆正、冯先铭、李辉柄、王丽英、葛季芳、叶佩兰、赵自强、张永芳、张宗宪、李知宴等人。    

 

提起世界上仅存的这对明成化斗彩三秋杯,孙洪琦有一肚子的故事。他说:“当时,正是日伪统治时期,后门桥有家古玩铺要关张,想把货底子出卖还债,父亲听到这个消息,马上去看货,看到一对明成化斗彩三秋杯,一上眼就知道是绝世珍品,而且是从宫里流出来的,最后花了40根金条把它买了下来。父亲得到三秋杯后秘不示人,就连我们家的人也不让看上一眼。经常一个人关在屋里把玩,不许我们进去。有时竟忘记了吃饭,要叫几次才能答应。母亲说,你爸得了宝贝,有点走火入魔了。”    

 

 “解放后,时任北京市长的彭真经常光顾父亲的古玩铺,一来二去,父亲和彭真成了好朋友,将自己收藏的精品文物让彭真过目,彭真市长尤其对明成化斗彩三秋杯更是赞不绝口,说,‘这可是国宝啊!’父亲表示,愿意将自己收藏的珍品捐献给国家,彭真市长说,‘您真是一位开明士绅。’一天晚上,全家人吃过晚饭,父亲一脸严肃地对全家人说,那对三秋杯我要捐献给故宫,你们还没有见过,现在就让你们看一眼,以后就看不见了。说完,父亲走进里屋,拿出了此物。但见此物薄如蝉翼,造型优美,绘画生动,蝴蝶栩栩如生,青花发色艳丽,五彩鲜明。杯底有‘大明成化年制’六字楷书款。2003年8月21日,为了纪念父亲诞辰110周年,故宫博物院专门举办了‘孙瀛洲捐献陶瓷展’。当时有记者提出要将三秋杯从展柜中拿出拍照,故宫博物院坚决不同意,怕万一有闪失而将国宝毁于一旦。可见此物之珍贵。”  

 

打从几岁起,孙洪琦就开始“泡”在父亲的古玩铺,父亲怎么“看活儿”、“收活儿”、“卖活儿”,他都用心观察、琢磨,牢记在心中。10多年的耳濡目染,再加上自己的勤奋,使小小年纪的孙洪琦的眼力大长。


酷爱古玩行矢志不渝


 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,孙洪琦凭借着自己的努力,考上了北京市文物局第一期文物培训班,开始了正规的文物鉴定学习生涯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比较系统地接受了从理论到实践的正规培训。然而,好景不长,没多久,“文革”开始了,孙瀛洲含恨离世。受家庭的牵连,孙洪琦被“发配”到山西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。可天生倔强的孙洪琦甭管白天干多累的活儿,晚上脑子里想的全是古董。一件件精美的瓷器,就像过电影似的在他的脑海里闪过、定格、回放。大家都知道,山西是我国的文物大省,民间藏有大量的文物。孙洪琦利用所有机会,见到瓷器就仔细观察,判断它的年代和窑口。从中找出规律,逐渐积累起丰富的鉴定经验。   

  1980年,孙洪琦回到了北京,被安排到一家工厂工作。工作之余,他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到古玩鉴定上了。社会各界的藏友都爱和他交朋友。请他给“掌眼”,听他的鉴定课。前些年退休后,孙洪琦当上了北京孙瀛洲古陶瓷研究中心主任和首席鉴定家。    

 

 元青花在收藏者的眼中是宝贝,出自内蒙古。可正是这元青花,让许多收藏者掉进了陷阱。有一天一位内蒙古的藏友抱来一个花高价买来的元青花瓶,让孙洪琦鉴定。来者先给孙洪琦讲了一个故事:说是有一天,几个农民在家刨地,刨着刨着,刨出一个大铁锅,这铁锅巨大无比,按目测得有300多公斤。猜测一定是当年军队埋锅做饭的东西,当掀起铁锅之后,发现底下埋着一个瓷瓶,画着龙纹的元青花梅瓶。于是,千里迢迢来到北京鉴定,想要出售,挣大钱。孙洪琦拿过瓷瓶一上眼,就看出许多疑点,第一,此瓷瓶长期埋在土中,元代距今700多年,应该有土沁,可这物件为什么没有?跟新瓷器一样。搞收藏的都知道新瓷器有贼光,而有的老瓷器也有光,也会产生很强的光,但是叫莹光,是发自器物内部自然产生的光。而这个梅瓶虽然做得非常精美,还是有贼光,是赝品无疑。还有许多藏友拿来元青花和明代早期宣德的瓷器来请孙洪琦鉴定,孙洪琦都一一给人讲明白。应该上面有铁锈斑,因为那时用的是进口料,你使针稍稍一挑,假的就能挑掉。孙洪琦的指点,让许多藏友受益匪浅。    

 

还有一次,一位外地人拿了一个钧窑。古人说,家有良田万亩,不如钧窑一件。这是一件钧窑出戟尊,烧制得非常精美,底下刻制了一个10号,因为钧窑的官器走编号,1到10,号越大,东西应该越小。孙洪琦一上手,就开始置疑,但是这物件在当今流传的非常少,也不能轻易的把它断为假的。而这位外地人非常肯定地认为:我的东西没问题,前些日子,我有一个碎的,都碎成了片,卖出了4万块钱给一个收藏家,我也走过了全国的许多鉴定机构,都鉴定是真的。见到来人把话都说绝了,孙洪琦也不好再说这物件是假的。特别巧的是这人临走的时候,把这个东西包装好,包上纸盒,上面拴上一根绳,使鞋带系的,但他只系了一扣,当这人刚要出门的时候,这绳断了,“啪”的一声,物件就摔碎了。而摔碎了之后,孙洪琦拿到瓷片,从里头看他的瓷器,从釉色、器型、手头、胎质,发现胎质和钧窑的出入非常大,钧窑是香灰胎,而这物件的胎质很疏松,肯定是假的。这位外地人认了输。


提醒藏友 谨防收藏四大误区


    看到如今这么多人搞收藏,孙洪琦提醒大家,收藏的陷阱太多,要多留心以免上当受骗。

 

    一是,千万别听别人“忽悠”,整出许多精彩的故事来,诱骗你上当。  

    二是,千万别按图索骥,因为,现在许多造假者就是按书上的图片做的。要看书,一定要看国家正规文物出版机构出的图书。    

    三是,要多去博物馆看实物,还要去古玩市场转转,看新仿的东西,练眼力,两下一比较,时间长了,眼力就上去了。 

    四是,要量力而行,甭想着一下子发大财。收藏是个爱好,茶余饭后添点儿谈资,生活多点乐趣,也就得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来源:北京电视台 2008年

广告位
脚注信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 本站版权所有:中国工业合作协会收藏文化研究会

360վȫƽ̨